河北国际工业设计周

孙守迁

浙江大学现代工业设计研究所所长

浙江大学现代工业设计研究所所长

guest is introduced
演讲内容

刚才我在路上碰到冬亮主任,后来发现有一段时间没有见了,工业设计和创新设计逐步走到一起。上午我赶过来了,我从杭州飞到了北方,北方又飞到了北京,一路经过了白洋淀,我很想到白洋淀看看,当时受工程院委托,我协助丁默华(音)院士做雄安的数字创意产业做规划,我们很希望白洋淀附近有一个数字创业产业园。

我们谈的这个议题要考虑一下,刚才冬亮铺了一个前奏曲,谈了工业设计和人工智能要走向融合。我们注意到创新设计跟新一代的智能制造走到一起,制造不仅考虑到人工智能,设计也要考虑到人工智能,就像冬亮所说的哪一天又回到做陶瓷的年代边创意边做出来,这个时代因为数字技术有可能同步进行或者不断迭代。

这是这么多年来路甬祥院士和潘院士带我们走过的道路,前不久又在浙江召开了新一届的中国创新设计大会,这几位院士起到了很好的领航作用,中央台这几天都报道了,也举行了好设计颁奖仪式,前不久又举行了2021好设计促评会。

这是刚刚结束的中国创新设计大会,在台州举行,我们已经考虑数字经济了,我们逐步从工业经济走过来。这是这么多年来帮助各个部委制定创新设计政策当中做了一些起步性的工作,也许对各位以及雄安有所帮助。这也是我们进一步推动过来,我们会发现我们已经进入到人类信息物理融合的阶段,中间多了一个信息,这个信息我们工业设计已经绕不过去了,原来有一个老的终端模具打造的外观是我们工业设计追逐的目标,后来发现新的终端来了,前不久京东方做到3000亿了,他说我就做的新终端,高清屏幕。最近AR又出来了,小朋友特别喜欢这个新的终端,不太喜欢我们原来老的终端,我们工业设计师当年赖以生存的小家电靠这个支撑了多少设计公司的业务,电饭煲、微波炉这些都是老终端,现在新终端大力涌现,各个公司都在关注这个方向,我们潘院士把这个时代叫做数字经济,在浙江省做了很多前期工作。

我们也看到了要素很多,五大构成,我的同事包括潘长学教授发现构成因素这么多,学设计不容易,好不容易三大工程学会了,艺术这个角度,后来发现新技术不断出现,后来发现软件又出了问题,难道我们软件也委托别人干吗?带来了卡脖子的事情,因为软件芯片都给别人干导致我们工业设计专业成为了没有深度的专业,所以这时候不能再甩锅了,所以这个构成越来越重要。

文化这一块最近由于新文科的推动,从艺术当中慢慢发现文化的重要性,它也成为了一个新的增长极,文化的增长极。

人文这一块,新的人机交互、人机融合,这一块也是各位非常关注,从人机工程一直到人机交互到后来的脑机交互。

让大家工业设计师和终端为王的设计师感到纠结的一点,什么呢?平台经济商业模式创新,但是我们今天工业设计师到今天为止基本关注到终端为王,有点像滴滴打车一样,再不改革差不多工业设计和出租车司机是一样的行业,因为最后的平台是搞互联网的公司掌控着大的数据,掌控着操作系统,掌控了生态链,我建议我们的学者也好,企业家,包括地方政府,这个时代至少终端与平台融合的时代,两者都不能缺少。

这是我们潘院士对创新设计之路,对这方面进行了深入了解读,每个圈里面各个公司的分布情况,我也把它列出来了。

这是这几年好设计奖的情况,这是前年的好设计奖人工智能进来了,光靠外观设计已经拿不到金奖了,这是获得金奖的情况。这个四个大公司从五个维度进行创新的情况,单维度创新越来越少,都是综合业务,不会单维度做一个外观业务。

这张图大家注意到我们出现了一个新的代号HCPS,这个HCPS不仅影响了机床行业,机床行业开始从HPS走向HCPS,这是邹院士的团队给我们提供的架构图。再往下走,人物理时代在做早期工业设计师打交道的对象叫人物理对象,慢慢出了人物理信息。再往前走我们会注意到一点,人和信息之间多了大量的信息处理就是人工智能在这里发力了,新一代的HCPS,这个已经影响设计学科的定位,多了一个圈,黄色的那个圈,这个圈正是传统工业设计所纠结的,但是这个圈已经绕不过去了,因为这个圈是我们设计师每天打交道的大脑,新一代的信息技术已经直奔我们的大脑而来,不能像早期的年代甩锅给工程师。

这张图对我们创新设计、工业设计的同志们应该有所借鉴,也就是说世界正在从二元空间变成三元空间,到今天为止设计定位在二元空间,今天应该说走向三元空间是时候了,尤其雄安代表未来的地方。

这张图再深刻解读一下,这是我受好几位院士的启发梳理了一下,红色区域列出来的是新一代的信息技术,分别从终端技术、应用技术、使能技术角度对这个产品对象进行切入,尤其物理系统各位工业设计师每天梦寐以求的终端,这个终端正在遭受新的终端技术影响,高清技术、3D技术,AR、VR技术,3D全息影像。此外处理物理的应用技术也是各位的短板,也是工信部最近反复强调的设计软件、工业软件,这是我们长期的教育所忽视的,美国人在这方面前期做了很多工作,这三个维度的技术已经影响我们每天工作的对象。

信息和物理之间,刚才也谈到物联网智能装备,在座各位参与的可能性地方就是人和信息之间,我们的毕业生前不久找单位都说我懂人机交互,受信息影响因为人机交互是信息出来带来新的方向。

物理设计大家比较熟,早期的人工工程就是我们在这方面做的。这是海康威视他们招聘员工都是往红色部分这方面走,黑色的部分基本上偏硬件,他们公司的定位智能物联网解决方案,大数据方案的提供商,所以公司的定位也发生了调整,所以我们设计公司也要借鉴一下,不再以物理空间的监控为自己的奋斗目标,而是背后的大数据终端,科大讯飞也是一样的。这是两位院士在这方面的深度思考人机融合的可能性。

我们不着急,马斯克已经着急了,除了火箭他还开始干这一块。目前这是我们浙大老校长潘云鹤院士在研究这一块内容,新的人机工程,人机工程加人机交互正在走向融合的可能性。这是我本人带的研究生团队参加人机融合的一个项目,正在考虑走向人机融合的可能性。这是可能会遇到的应用场景,未来的人机融合,尤其以后脑机交互以后,以后的智能装备可能也发生变化。

我的团队正在关注从原来的HPS走向HCPS模式,有很多学工业设计的考到浙大来,原来的硕士、本科、教育发现要进入到这个阶段很难很难,因为首先经过C的挑战,这一块是我们浙大的团队最近发力的地方。

我们谈到创新设计实际上是三者融合,光谈科学与文化艺术是不够的,还有一个增长极产业模式的创新,我觉得一个学科三者融合才稳定,老谈科学艺术融合是不稳定的定位,我个人认为要三者融合。

这是人工智能这个圈子已经介入到我们这个圈子里面,他们已经布局到这一块,上面这些大公司都做到上千亿了,但是我们的设计公司老做不上去,是不是要学习人工智能这些企业们他们的发展模式。

这两天我在无锡出差,有的设计反复强调人类的思维已经不够了,一个设计公司光靠设计师组合起来的团队已经力不从心了,难以服务上千万,上亿的服务伙伴,就像抖音平台一样,假如说十亿客服都上线的话,靠工业传统模式要10亿员工,所以必须靠算法,这里面他们先行一步,可能五年后雄安也会出现这方面的变化。

机器人行业也发生大的变化,他们也开始跟设计握起来手来,这是对我们传统搞家电、家居设计师的挑战,各位当机器人专家都意识到设计的重要性,他要推出设计人才了,他要推出琳琅满目的机器人在各个机场大厅服务。

这是数字创意产业,非常适合雄安的发展。这是数字文旅,有机会到杭州来,有几个节目就在杭州西溪湿地,主持人是新华社提供的虚拟主持人。

这张图可以看出来走向,从左往右,左边当年的工业时代,慢慢往右边走大量的HCPS产品出现,有一部分我们院士提供的方案,我们在座的各位能够承担未来的设计吗?难道老停留在昨天的设计吗?慢慢别的学科会越来越多,我们设计的专业,我们未来的能力该怎么提升?这张图给大家一个风向标,这个供大家思考一下,也许对未来的设计有所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