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国际工业设计周

朱岩梅

华大集团执行董事,执行副总裁,猛犸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朱岩梅,现任华大集团执行董事,执行副总裁,猛犸公益基金会理事;民盟中央卫计委委员,深圳市第六届政协委员,深圳国际交流合作基金会理事。2012年加入华大,历任华大集团蓝色彩虹董事长,战略中心副主任、主任。加入华大前,曾先后担任南方证券投资银行总部内核部部长,同济大学经管学院副院长,同济大学中国科技管理研究院副院长,2005-2007年间前往瑞士联邦理工大学担任访问学者,2012年瑞典哥德堡大学讲座教授。朱岩梅毕业于同济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博士。

guest is introduced
演讲内容

很高兴来到雄安,我是河北邯郸人,生在邯郸,长在邯郸,所以特别开心特别荣幸,我踏上这个土地之后我想到了二十多年前我第一次去深圳的时候。所以今天我讲一下我们华大在这些方面做的实践。

我想讲一下火眼品牌的诞生,以及华大在品牌设计方面所做的实践,以及生命科学带给我们的很多设计思维这些启发,还有昌红会长让我讲一些人才。

火眼这个logo的设计来自于我们的创始人他做了概念设计,大年初一汪老师带着团队逆行武汉的时候,他想到怎么才能够识别这样的病毒?他给我出题目,他说我们要设计一个实验室的logo,当时我首先是想到了要做中间的这个病毒,这个火眼的logo中间是新冠病毒的样子,但是汪老师说它不直观,不能够让人远远的就能够看到火眼的感觉,他说能不能用孙悟空的那个眼睛?所以我们把孙悟空的眼睛做了一个外形,这就是今天火眼的logo,我们没有评估过它的品牌价值,我相信它也值几个亿。其实它的初心还是希望眼睛看不到的东西能够用最高科技的办法识别出来。汪老师最早的时候他去到武汉,他就说要把精准检测和诊断提高到与临床抢救同等重要的位置,后面我们看到世卫组织的谭德塞他也讲到我们不能被病毒蒙蔽了双眼,不能只顾着扑火,而是要预防它,所以这样一个品牌的诞生我们取意于火眼金睛。

就像鲁迅先生讲到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我们怎么把民族过去留给我们的古典文学、传统文化把这些东西发扬出来,其实就像鸿蒙华为的很多也是来自于这些。

我生在邯郸,三千多成语我记都记不住,但这其实是邯郸最大的宝库,每一个都开发出来,这应该是一个文创之都,像故宫那样开发出来,我身为邯郸人,三千年没有改名的城市我永远以它为豪,我觉得这就是来自于文化,取之于历史,才能够真正走向世界走得更远。今天的火眼其实已经是闻名全球的,我们做了VR所有的系列,它不仅是一个logo,它是一个产品,是一个解决方案,是一个solution。左边是我们在逆行武汉的时候,这是汪老师亲自设计的,它原来是一个毛坯大楼的一楼,所以可以看到中间是一个柱子没有办法动,因为疫情春节停工在那里在光谷的一栋写字楼,只是临时找到那里,要按照新冠检测的流程重新设计一个实验室,这个实验室五天时间把它从毛坯房变成可以检测一万样本,十天全部启用,今天仍然还在运转。但是浸有这样的一个实验室还不够,因为没有建筑工人,怎么去做这样一个实体建筑?所以汪老师想到能不能用账篷,借鉴账篷的方式,蒙古包的方式把它变成一个可以拆解可以移动的,所以我们有了气膜实验室。下面这张照片是我们在香港的中山公园,一吹气它就能够变成负压的实验室,每个地方都是相连的,每一个灭活的地方,检测的地方,取样的地方都是可以随时拆解,随时移动,可以多次复用的实验室,非常环保,非常健康,而且它达到了实验的标准。我们还把它放在了彻上,集装箱,我们把它改造了,把它移动起来,哪里有疫情我们就可以开向哪里,这些它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解决方案。

我给大家放一个片子,这是我们在香港中山公园建的火眼实验室真实的记录。

(视频播放)

我们帮助香港可以像内地一样让老百姓放心,香港的老百姓最后在中山公园写的贺卡让我们很感动。

今天火眼已经走向了三十多个国家,我们在全球建了90多座这样的火眼,它仍然在帮助非洲、亚太、欧洲、法国等等各个地方,我们也和亚马逊合作,帮助美国也能够同样走出疫情,除了这个火眼之后,华大在设计方面也有很多探索。我想分享三个故事,第一水稻,我们是在2001年开始在全球率先把水稻基因组测出来了,因为我们不希望中国人的饭碗端在别人手里,粮食问题对于这样一个大国是非常重要的。当年当我们知道日本人要启动测水稻,我们想去联合是不是可以一起完成,毕竟是东方人都一起。但是种种原因我们需要肚子干,当时在华大一穷二白的情况下我们勒紧裤腰带真的是砸锅卖铁,差点破产,我们把水稻基因组测试了出来。我们发了《科学》的封面文章,我们后来居上,我们比日本人先发出来,做了水稻全基因组。这样的一篇文章其实在五年前已经变成了一个实体建筑,我们看到哈尼梯田,这是温老师自己买了这张照片的版权,2016年变成了右边这张图,座落在深圳大鹏的国家基因库,全球第四个国家级基因库,而且已经是全球最大的数据库和样本库,它的启发就来自于哈尼梯田,我们把这样的一篇文章已经写在了中国大地上,我们每年会发四五十篇的nature  science文章,我们已经发出了一个半nature  science专刊,这是在中国人当中史无前例的,我们还会通过它积累中国人自己的基因组,我们的遗传资源,还会为中国的健康产业、科学基础、科学研究作出很多的贡献。

除此之外,在基因库门槛竖立了一个猛犸象,我们知道猛犸象已经消失了几千年,但是在西伯利亚冻土当中仍然有它的样本,所以我们把猛犸象做了一个基金会,用这样一个世界语言,全球人都知道这样一个长毛象,但是它灭绝了,其实它是一个生命符号,这个名字是我起的,这个logo也是我带着团队把它创立起来。在疫情期间我们捐献了四十多个国家,我们是工业界杀出的一个黑马,我们其实非常年轻,在2019年底才成立,但是我们一成立就赶上了疫情,所以我们把它变成了全球知名,就连盖茨基金会、洛克菲勒基金会都找我们合作。只要是有爱的,有温度的,其实真的可以去世界闻名。我在猛犸的背后有这样一个含义,生命是无国界的,猛犸不必复活,但是爱是可以长存的,很多时候比基因更远的是人类对于生命的温度,对于他人的关怀,对于世界的照护。

我们在华大内部创立了一个平台,这个名字其实是来自于汪老师的一张照片,他在西藏拍的蓝色的彩虹,没有人相信,我们没有见过,我说彩虹都是彩色的,怎么会有蓝色的?汪老师真的去询问了很多气象专家,真的是蓝色的,他还录了像,我想这是Mission  impossible很多时候你不相信它,因为相信才能看见,这是我起的名字,干脆我们做一个孵化器,我们就把它叫做蓝色彩虹,我们希望支持我们的生态,支持我们非华大的人也可以在这样一个平台上创业,因为我们有工具有科学有这么多的idea,所以今天的蓝色彩虹在生命科学领域里面也是小有名气。

回到刚才朱部长、宋老师讲到的生命之网这是洪堡,我们德国著名的洪堡学者,没有他的启发,达尔文不会踏上小猎犬号,不会有今天进化论的发现。他说生命是没有边界的,生命之网一切事情都是相互作用的,其实就是总书记讲的命运共同体。今天这三张图,中间这个是生命之树,从低等动物到高等动物,人没有办法脱离这个世界,人和这个世界的万物有生命的都是那么四个碱基ATCG组成的,我们看起来毫不相关,但是我们都共同有这样四个符号,无论是最间杂的还是最简单的都是这样。

我自己做了一个小小的公益,我和昌红比起来真的非常惭愧,我居然还不是深圳的义工,我今天第一次来到雄安,我和田书记说我报名当雄安的义工。其实在做这些之外,我曾经花了一点点小钱捐献了两个项目,就是左边和右边这两张图,它叫中华菊头蝠,我们的SARS就是在这个蝙蝠上,今天的新冠也是来自于蝙蝠,可以讲蝙蝠是一个百毒不侵的生物,看起来很可怕甚至还有一点恶心。

左边的这个泡泡宝宝大卫,他跟我同一年生,但是他已经不在了,他生下来是严重的免疫缺陷,为什么叫他泡泡宝宝?他只能生活在泡泡里,他的妈妈没有办法拥抱他,他只能这样,因为任何微生物在他那里都是剧毒,都可以致命,他出来要穿着宇航员一样的衣服才能在路上行走。所以万命互联,万物互联,今天我们讲0101,万物互联世界是因为0101数字化,但是万命互联真的是ATCG这四个碱基。这两个蝙蝠和大卫泡泡宝宝看似毫不相关,但实际上它就是世界两极的这样一个符号,我想人类如何谦卑的去面对这样一个世界?如何从这些世界当中去汲取很多的设计思维,今天我们的飞机是学习鸟类,我们很多的这些都是来自于大自然生命当中的汲取,我想这是给人类很多很多的启发,就像吕主席讲无边界城市,城市如何包容,如何让这些能够共存,如何让跟你不一样的都能够方便,它会给你很多启发、很多力量。

人才我就分享这三张图,第一张也是响应汪老师的号召,华大有一群特殊的人我们叫同行者,其实就是华大的合伙人,合伙听起来有点像分赃,没有方向,合伙干什么呢?汪老师说我们叫同行者,我们就需要设计logo,设计一个符号让我们这群人都有一个象征,我们来源于华大最核心的技术我们叫DNB测序技术,其实DNB就是纳米球测序技术,这个符号来自于工程结(音),所谓工程结特别容易解,登山的时候我是登山者,登山的时候必须要用这个结,因为没有一个人可以登上珠峰必须要大家一起上,它是DNB的缩写符号,又启发我们人和人的相连,又可以让大家容易解锁,所以这是一个共命运的团体。

另外讲一下对于人才,作为雄安这样一个世纪城市,很多时候雄安需要吸引什么样的人才?这是我对华大内部人才的总结,第一需要能力,没有能力你是社会负担。第二需要承诺,这个承诺是你的业绩,是你带来的结果,是你的抗压,是你的忠诚,是你的责任,我们举了一个词叫Commitment,这种承诺就是你能够交付,我们讲创造雄安,今天我们看到这些建设者们,每一个人你能够在他身上肩上看到责任,在他眼中看到火,能力就是枝叶,承诺就是果实是花朵是种子,要留下来东西。

这是上面容易观察的。还有一些不容易观察的,比如说他的人格特质,人有性格有内向有外向,我是一个外向型性格,我还比较擅长沟通或者演讲,但是也有一些内向人,没有好坏之分,可能他特别擅长去做科研,能够研发出最顶尖的东西,人格特质需要所谓领导者发现他的潜能,把他所有的潜能挖掘出来这就叫领导力。

所以很多时候人格,当然仅仅有性格是不行的,当我们领导越做越大需要有高尚的品格,还要有格局,你要包容这些,所以很多时候当我们作为一个个体人的时候我们强调我们要有自我,但是真正你做到一个大国的领袖,很多时候讲我将无果,我将无我。根要扎得深,枝叶才能够繁茂。

最后我们想到一个G,目标驱动我把它比喻成树干,你无法要求一个大学毕业生具有使命感,他能够独立于社会,养活家庭已经很好了,但是仅仅这样是不行的,当你带团队的时候你需要责任感,你要养这么大一个团队,他们的身家性命前途都在你手上,所以要有事业心、责任感,但是仅仅为了团队,仅仅为了上市,仅仅为了纳税已经不够了,要有使命驱动。所以从个人成功驱动到事业责任驱动,到使命愿景驱动这是人的不同层次,雄安将来应该是一个森林,是一个人才的森林,这个地方有很多人是使命召唤的,同时他们也很落地,能够产出果实,能力能够不断增长,同时他的人格也突破自己的个性,有更高的布局,有更高尚的品格,当然还要很多衡量指标,今天没有时间去展开它,我们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够成长成大树。中国人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这是非常好的一个形容,也许我将来会写一本书叫百年树人写写人才。

最后一页PPT我想讲一下作为一个组织如何成为人才的森林,雄安如何成为来了就是雄安人,就像今天深圳是世界人才的森林。这个森林需要几个元素,我们知道森林需要阳光、水、空气和土,在组织里面第一目标就是阳光,今天的雄安就是千年的城市,它是千年大计,其实雄安是一个因为使命诞生的城市,就像深圳是使命诞生的一个城市,所以这个目标我相信每个人都有大目标,同时也有个人的小目标。

第二信任。信任是土壤,这个城市如果家家都安着防盗网,每个人上街都夹着自己的钱包生怕被偷了这不是一个信任的城市,如何建立这样的信任城市,包括我们的无障碍,诚信等等都有很多的指标,信任是土壤。它还需要透明度,不仅仅要有新鲜的空气,是更加扁平化,更加诚信,可视度高,包括一个服务型的政府,更透明的管理,而不是官僚机构,部门壁垒,要打破这些部门墙,就是这个城市的透明度。

最后一点包容。我们讲无障碍城市其实它是包容性城市,包括盲道,包括小孩子怎么便利,甚至包括跟我们语言不一样的,这就是一个城市的包容度。就像深圳没有方言,我相信雄安以后也没有方言,这四个T建设任何一个组织,无论你是一个公司还是一个城市还是一个国家,我相信都需要这四个T,作为今天的一个分享希望我回答了昌红出给我的题目。

最后生命科学是一个灵感之海,无论是科学技术还是美,生命科学都会带给我们无数的启发,我想这是一个灵感之海,任何人都可以学生命科学,我也不是学生命科学的我是学工程的。再次感谢大家有这样一个机会和大家作分享,我作为一个雄安自告奋勇的志愿者我希望能够经常回来,看到它的变化,伴随它的成长,再一次谢谢大家。